民宿入住率下滑,精品客栈另辟蹊径能否成功

民宿入住率下滑,精品客栈另辟蹊径能否成功

时间:2020-02-23 22:3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比起大酒店的千篇一律与刻板,小而美的精品酒店、民宿与客栈似乎倾注了主人的更多感情,变得充满人情味。这两年,我国民宿行业可谓遍地开花,但是火热的背后,不少地方的民宿已经出现投资过度、生意冷清的情况。比如在浙江多地昔日红火的民宿行业,在今年春节就遭遇入住率快速下滑的现实。业内人士分析,在新的一轮博弈中,过去依靠民宿的设计亮点,或者是民宿主人的个人情怀将很难再从众多产品中突围,整个行业也会逐渐趋于理性,甚至出现新的一轮洗牌。

面对洱海,春暖花开是大部分在大理开设民宿的人的梦想。 说起国内的民宿,云南丽江应该是最早的发源地,后来蔓延到了大理。 “大理民宿最早仅在古城范围内,到了2008年-2009年,双廊就崛起了,2011年,洱海的民宿就全面开花了。”大理归心度假酒店创始人祝强说。 “大理的现状可以用‘在里面的人想出去,在外面的人想进来’来形容”。 根据去哪儿的统计,截止去年10月,中国大陆客栈民宿总数达42658家,其中云南以6466家客栈民宿的数量位居全国第一名。祝强认为,以民宿这种非标准的住宿业态来说,这个行业面临着洗牌,而且洗牌的速度远远快于预计。民宿行业也会从过去的单兵作战变成团队协作的模式,逐渐呈现高端化、连锁化、专业化三大趋势。 归心的创始人祝强本身是建筑设计师,因为设计成为了归心的亮点之一。 祝强的本业是一名建筑设计师,在大理开民宿的念头源自于他的太太和两个孩子,原来夫妻俩都在杭州生活工作。但是城市给他们感觉并不好,“我觉得最根本的生活没有了。然后我就跟我太太商量我们是不是也让孩子感受下农村生活,就在大理找一个自己认为不错的地方先来做。” 归心内的茶道体验 2011年,祝强最早的一个民宿海栖7号开业,就在洱海边环海西路的才村,那时周围都没什么人,更别提民宿了。然而没过多久,才村就成了除双廊、古城外,民宿最集中的地方,连海栖7号的设计也被抄袭了。于是祝强有了新的想法——建造一个无法被复制的海景酒店,让人可以静下心来欣赏洱海。1000平方米的面积只有9间客房,每间都有180度甚至270度的海景。剩下的一半空间都做了公共区域,有三分之一的建筑延伸到了水面上。 “客房数量决定了归心没有办法迎合满足很多人, 我们想做的只要吸引有相同生活理念的人就可以了。 我建造归心的初心是想做成度假目的地,而不是旅行的驿站。回归到民宿初衷,最打动客人的点应该是主人的情怀和生活方式。 ” 莫干山无疑是现在最红的民宿聚集地。 继丽江、大理后,近年来,发达的交通基础设施、较高的消费能力,使得杭州、周庄、同里、莫干山等江浙地区成为游客的热捧之地,这些地方也成为民宿的争抢之地。自2012年起的4年间,以中国浙江省德清县的莫干山为代表,国内迎来了热度爆表的民宿潮,据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环莫干山区域有民宿200多家,年营收1.7亿元。莫干山几乎全年无淡季,周末平均房价1000元以上。类似于法国山居这类的高端民宿,黄金周节假日几乎要卖到5000元一晚,房价比星级酒店还高。 但莫干山的民宿也有着目前国内民宿的普遍问题,硬件和服务参差不齐,晚上六点之后没什么活动。武小姐曾在某年长假预订了法国山居,但入住后,简单的客房、差强人意的服务、不算可口的饭菜都让她表示失望。“浴室里的浴盐罐子是空的,Mini Bar里放饼干和坚果的小罐子也是空的,在预订时酒店表示晚餐是由外国名厨烹饪,但口味和价格并不成正比。可能是物以稀为贵吧,法国山居周围并没有什么别的选择,除非开车半小时到西坡。”武小姐表示,下次旅行应该不会再轻易尝试民宿了。 法国山居称得上是目前莫干山最贵的民宿之一。 但即便民宿面临着众多问题,民宿经济的红火让很多投资人进入这个行业, 祝强认为,现在的民宿业更多地已经与情怀和生活方式没有关系了,更多的是资本运作,或者是新的商业业态。 根据北京盛世唐人旅游规划设计院院长吴琳在第二届全国民宿大会暨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成立大会发布的《2016中国民宿发展研究报告》显示,近一年来,各地民宿的投资主体呈现了多元化、大众化的特征,这一领域不仅有个体投资,还有大型旅游企业、地产商等资本巨鳄投资;投资方向既有民宿实体,也有预订平台,还有做轻资产运营的民宿加盟平台;融资方式也灵活多样,新兴的众筹正作为一种有效的融资方式,活跃在民宿领域。 但效果究竟如何,还有待市场证明。 花间堂算是中国民宿热潮发展历程的见证者之一,自2010年成立以来,先后在丽江、香格里拉、束河、西双版纳、阆中、苏州、同里、周庄、杭州、无锡等地开设酒店,最近又在浙江南浔古镇开设了“南浔花间堂·求恕里”,这是花间堂旗下第19间酒店。 南浔花间堂·求恕里大堂 花间堂创立之初便在现代酒店和传统客栈之间另辟蹊径,由最初的唯美人文客栈发展到以客栈、度假村为入口的人文休闲度假生活方式品牌。品牌创始人张蓓觉得,民宿的概念更像是用自己的房子改建的下榻之所,主人与客人吃住在一起。“但民宿可以安放我的心灵,却无法安放我的身体”。张蓓所指得就是一些民宿在服务和硬件上的不足,因此在花间堂创立之初,从床品到洗漱用品,甚至餐饮和服务都按照了酒店的标准来设立。 丽江“植梦院”是第一家花间堂,开业于2010年,里里外外装修都花了一年时间。附近的客栈都开了,营业了,赚钱了,“植梦院”还挂着维修的牌子。因为拆旧、修葺以及后期装饰配套,花间堂的每间客房的成本在10万元以上。在团队管理方面,张蓓在丽江教出了几位店长,店长又培训出其他店长,如此循环往复,使得花间堂的扩张从来不缺最核心的运营人物——店长。这样的好处是,任何一位新任店长都可以循照旧历管理花间堂,只需配备一套新的后勤团队等,新店就可以高效运营了。 舒适的住宿环境、高品质的服务也使得品牌圈了一大批“花粉”,只要当地有花间堂,便是住宿的第一选择。有花粉在预订网站上留言:“喜欢花间堂,是因为喜欢那份原生态,那种自在的感觉是五星甚至超五星酒店给不了的。”有的“花粉”由于太喜欢这个品牌,甚至提出了来花间堂工作的申请,比如周庄花间堂的店长就是由“花粉”成长来的。 南浔花间堂·求恕里修缮自 嘉业藏书楼主人刘承干于1930年所建别墅。 花间堂的另一大特点是脱胎于老建筑。每次修缮,团队会查阅大量历史资料,请教文物历史专家,还原老宅的精髓,同时让老宅满足现代生活品质。之前的同里花间堂·丽则女学、苏州探花府都饱受好评。此次之所以选择南浔求恕里这座古宅作为花间堂在江南的第七个客栈,花间堂CEO何少波先生表示,当地历史遗迹众多,且保存相当完好,堪称活着的历史。” 据了解,南浔花间堂·求恕里是以嘉业藏书楼主人刘承干于1930年所建别墅——求恕里修缮而来。刘承干是小莲庄主人——刘镛之孙,也是近代著名藏书家与刻书家,仅20年间就藏书约达1.3万部,60万卷,18万册,“将这样的建筑改建为花间堂,非常符合品牌定位。”何少波说。 南浔花间堂·求恕里的客房装修邀请了法国设计师,因此有着中西合璧之感。 酒店整体也以“藏”为设计宗旨,不同的客房房型以“藏静”、“藏墨”、“藏溪”、“藏韵”命名,“藏静”意指南浔儒商府邸幽静雅致,“藏墨”用以表达别墅主人爱书痴书,“藏溪”取自“鹧溪小隐”。除了客房设计外,在软性服务上,花间堂加入具有江南浔味的南浔三杯茶、红烧浔蹄、浔东炒三鲜、浔东人家鹅血汤等当地特色美食。结合南浔特色的丝业发展、“四象八牛七十二黄金狗”的浔商故事以及当地民俗风情,规划出有当地特色精华的旅行线路,酒店还会不定期举办各类读书会、书友活动等,将南浔地方文化特色再次深挖传承。 何少波说, “酒店的内容或者说度假的内容一定是人和人之间的行为方式。希望透过这个产品,慢慢地去引导国人的度假方式,找到属于自己的度假方式。”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